骨科医疗器械创生成最后猎物:骨科医疗器械巨

 新闻资讯     |      2018-11-09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收购完创生,在华的骨科医疗器械跨国巨头们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2013年1月21日,全球最大的骨科器械商之一史赛克向创生医疗发起收购,以每股7.5港元的价格(溢价45.3%)收购创生医疗——这是中国本土最大的骨科器械公司,香港上市企业,创始人为钱福卿。近两年来,跨国巨头已第三次出手收购本土骨科医疗器械领军企业。不过,这也许是最后一次

  如果按照国内市场的销售额来排序,前五强座次如下:强生、美敦力、辛吉思、史赛克、西玛(Cimmer),三家本土公司紧随其后,分别是,创生、康辉、威高。现在,强生在全球范围内收购了辛吉思,美敦力收购了威高和康辉,最后,史赛克收购了创生。原本8家争雄的局面,现在变为4家外资独大,本土三大龙头企业退避三舍的局面

  医疗器械领域近年并购迭出。清科集团研究报告称,2012年并购案例数目(9起)较上一年(5起)同期增长了近200%.这反映出行业格局正处在整合期。史赛克的整个并购金额为7.64亿美元,全现金交易,如此高溢价让分析人士感到惊诧。创生医疗确实是本土最大的骨科医疗器械生产商,但是市场占有率不到5%.而本土排名二、三的康辉、威高,占有率在4.2%、3.2%.换句话说,本土前三甲加在一起,市场份额才十分之一强。跨国巨头们为何仍旧肯出高价收编他们

  并非已到穷途末路。▓创生医疗在钱福卿手里发展了27年,企业就好像他的儿子。在企业最困难的时候,钱福卿都挺过来了。老员工还记得,钱和创业团队在创生医疗刚刚成立时合影的情形。那是1986年的初夏,常州市武进县牛塘镇门口,全厂职工11人顶着大太阳,穿上有点不合身的西装或者中山装留了影。当时,这个医疗器械厂只是一家校办工厂。钱回忆,有一次厂里围墙被大风吹倒,压在别人麦田上,“对方执意索赔100元,我的兜里硬是拿不出来。”钱福卿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后来,创生已成港股上市公司

  最穷的时候,钱福卿都没有放弃,现在一位父亲会因为钱就把儿子卖了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出售创生,对我来讲,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也可以说是痛苦的选择。”

  这位创始人看清了两方面形势:一方面,中国骨科市场的发展空间巨大,它的成长性将明显高于国际市场。据有关数据,到2015年,中国骨科器械市场将增长到166亿元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达18.1%(创生达到30%,毛利70%),将在2015年超过日本成长为世界第二大市场。这个增长率约是欧美市场的3倍

  另一方面,国内市场愈发规范、竞争愈发激烈。本土公司具备的渠道优势终有一天会在跨国企业不断渗透之下,而慢慢弱化;其次,强势的中低端产品纳入到医保后,其利润逐步变薄将是趋势,因此必须加强研发,不断有新品问世,而这却是跨国公司的强项

  钱福卿本人对医疗器械市场有敏锐的观察与钻研,本身也是专家型创业者,拥有多项被国外机构认可的专利技术。因此,他清楚只是依靠山寨和成本优势,已经无法和跨国公司打赢这场仗了。事实上,从2007年4月开始,创生医疗的子公司常州奥斯迈就在给史赛克做OEM.此后的几年内,▓钱福卿亲眼见证了美敦力并购威高、强生收购辛吉思等并购案的发生

  创生在2010年6月上市,康辉上市在当年7月,这对“武进双姝”在资本市场的遥相呼应仅仅维持了两年多。2012年9月27日,美敦力宣布已完成对康辉(NYSE:KH)的并购。根据双方订立的协议,该交易的总价值大约为7.55亿美元,以全现金交易,交易估值42.5倍市盈率,这对美国市场来说,是一个“天价”

  康辉的收购或对钱本人震动很大,作为创生本土最大的竞争对手,康辉的创始人蒋谊康其实是钱福卿的老部下。蒋与钱,▓康辉与创生同处常州武进,▓两家企业长期处于又竞争又惺惺相惜的关系。但是,钱福卿否认自己出售创生与康辉被收购有关系,认为仅仅是一个巧合。不过,有一个趋势他不得不承认,行业内的小企业越来越少了,在跨国公司的合围下,本土企业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故事的另一面是,史赛克公司总裁及CEO罗博(KevinA.Lobo)是钱福卿的老朋友,在创生出售后,他对钱表示,必须再为这家跨国公司服务3年,以梳理两家企业合二为一后的融合问题。罗博认为,收购创生是拓展中国市场的关键一步

  如果让罗博举出收购创生的理由,渠道仍旧排在第一位,就营销网络来看,创生现在有622家经销商,覆盖3459家医院,其中三级医院的覆盖率为65%,二级医院的覆盖率为35%,在本土骨科企业中占比最大,覆盖最广。仅凭渠道,▓创生就值这个价钱

  另一重因素是,它的跨国公司对手们已经展开了布局竞赛。2008年,美敦力第一个出手,收购威高51%的股权,率先取得了国内布局;此后,强生开始设立苏州工厂,进行本土化生产;再往后,美敦力收购康辉,后者作为本土公司国际化做得最好的企业,直接跳过中国区,向美敦力总部汇报,未来有望成为美敦力全球布局中,提供廉价产品线的子公司。这一切都触动着罗博的神经

  罗博可能还有第三重考虑,奥巴马在美国本土推进医疗改革后,原本倚重美国市场的跨国器械巨头们开始重新审视产品线。强生、美敦力、史赛克等厂商,他们以一套高价产品“通吃”市场的幸福生活划上了句号。医院不断削减的器械采购费用,越来越青睐相对低端的产品,而哪个厂商愿意主动放低身段,做低端品牌呢?这时候,当厂商们转过身来,却发现了体量尚小,充满活力的中国公司

  这些中国公司过去常常从跨国公司大量挖人,许以股权期权来帮忙开发产品,挂上本土品牌,占据中国国内的中低端市场。跨国公司发现,可以凭资本优势把模仿自己的中国公司当成自己的“风筝”,现在是“收线”的时候了。通过收购,跨国公司既可以扩大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的话语权,也能为自己在欧美成熟市场带来一条低价产品线

  钱福卿明白这层逻辑,虽然锁定期为3年,但3年之后,他肯定要离开这家一手带起来的企业。事实上,在创生医疗运营的同时,他已经在运营一家牙科企业,那里会是他的下一个发力点

  “我在骨科这个行业干了27年,时间够长了,是应该到新的行业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钱福卿边说,边用他宽厚的大手枕在脑后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医用敷料类整体市场仍存在非常多的不足,制约了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提高产品附加值,▓依然任重而道远。[详细]

  尽管姜伟是贵州人耳熟能详的药业大佬,但在很多同事和同行的眼中,他又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详细]

  他看报、打高尔夫生活被彻底打破,“地沟油制药”使健康元身陷漩涡,这是他创业近20年来“所遇最大的危机”。[详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