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瞄准市场机会通过并购等诸多方式正进行布

 成功案例     |      2018-11-09

  在发布对外投资公告、表示要同美国直观医疗器械公司(Intuitive Surgical, Inc.)共同投资设立境内合资公司两个多月后,复星医药(600196.SH)终于于12月10日宣布启动这一项目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这一合资公司最初的产品研发将专注于肺癌的早期诊断,其后将侧重早期肺癌的有效治疗。“我要加快同步研发,全球同步销售。技术和IP都是合资企业的,而不是简单的技术转移,要形成自己在这一领域独特的先进研发平台。”当天,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这样表示

  近年来,中国健康需求迅速发展,但医疗器械产业的现状却并不能与之匹配,这让不少企业看到了市场机会。不过,业内人士也认为,在制药与研发方面,复星是老手,但在高性能医疗器械上的这一最新布局将如何还待市场考验与时间检验

  在中国,医疗设备的市场规模并不小。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理事长赵自林12月10日给到了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15年底,中国医疗设备的市场规模为4800亿元。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要突破8000亿元

  即便如此,我国国产器械总体的科技水平与发达国家或地区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基于此,企业瞄准市场机会通过并购等诸多方式正进行布局。在这一点上,复星医药略显特别,其选择的方式是建立合资公司

  关于成立合资公司一事,早在今年9月底复星就进行了对外公布,但彼时并未透露更多的细节,且一度也较为低调。“前期是谈合同,现在是落地。”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这样表示

  陈启宇表示,其同合作方将共同注资1亿美元在上海成立这一合资企业,主要研发、生产和销售针对肺癌的早期诊断及治疗的基于机器人辅助导管技术的创新产品

  为什么选择肺癌这一市场?复星有其考虑。陈启宇表示:“肺癌是世界上最常见的癌症之一,特别是在中国,因此,早期检测和治疗十分重要。”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目前,肺癌是中国死亡率居第一的癌症病种。在世界范围内,肺癌也被认为是致死人数最多的癌症病种,每5个因癌症死亡的病人中,就有1例死于肺癌

  “这次说服Gary(Intuitive总裁兼CEO)和Intuitive合作,不是把中国做成一个市场,也不仅仅把中国当成一个工厂,而是要告诉他们,中国是有非常强的研发能力的。”郭广昌指出

  不过,复星方面并未给到合资公司创新产品上市的时间表。其称,产品的制造肯定在中国,其目标是全球同步销售。但未来能否做到全球同步上市,还要看具体的审批情况。陈启宇当天另透露,投资这类的手术机器人是复星未来的方向之一。后续,复星在医疗器械领域会继续进行投入并搜寻目标,以形成自己的组合

  尽管复星此前已是达芬奇手术系统在中国的经销伙伴,但在研发前述手术机器人创新产品上,其经验仍算不上丰富。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表示,在这一方面,复星要做长期投资的打算,短期内难以看到成效

  全球市场来看,在医疗机器人市场份额中,欧美企业占据了大头。而在中国市场,类似手术机器人等的医疗机器人仍处于研发或临床试验阶段,距离商业化还有较长一段路程

  中投顾问在《2016-2020年中国医疗机器人产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提到,目前国际上已形成产业化或具备产业化趋势的是手术机器人和外骨骼机器人两类医疗机器人,其中Intuitive是手术机器人领域的领军者,其产品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系统占据全球一半的手术机器人市场。官方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达芬奇机器人在中国香港地区和内地的装机总数为69台,而其全球装机的数量在2016年第二季度就达到了3700余台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中国市场,手术机器人难以推广乃至商业化的一个原因就是手术成本高企。此前,《第一财经日报》引述行业人士的话表示,引进一套达芬奇的手术操作平台动辄逾千万元,单次手术耗材一套则达到2万~4万元

  不过,前述提及的拥有达芬奇手术系统的Intuitive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Gary Guthart表示,其看好中国市场的发展。“中国市场对手术机器人的兴趣和需求是非常大的。”他指出,根据其目前售卖出来的机器人每年的使用情况来看,在中国达芬奇机器人的使用效率是全球最高的。他另表示,限制达芬奇机器人于中国市场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于购入机器的审批流程方面

  “手术机器人在中国还没有商业化,大部分属于实验阶段,要经过国家卫计委等相关部门批准,这属于新的医疗技术,和药品一样都要经过临床实验阶段。”史立臣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不过,在业界看来,手术机器人前景仍不错,政策支持是一大原因。2015年5月,《中国制造2025》战略出台,要求“大力推动重点领域突破发展”。其提及的十大领域之一即是高性能医疗器械,其中一点就是要求重点发展医用机器人等高性能诊疗设备

  “现在这块也是刚开始,国家确实鼓励,但大规模应用难度很大。”史立臣指出,除了技术层面的考虑,使用手机机器人的费用能否被患者接受、医保能否对接等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中国在医疗器械上属于比较保守的国家”

  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相关推荐: